• 魔法の椅子

    2015-09-17

    Tag:
        魔法の椅子の話はどうですか?一度かけたら離れられなくなる魔法の椅子の話です。

    魔法も間抜けな時があります。その時、椅子から逃げたリットルプリンセスがいました。

      「あの椅子から離れて本当によかったわ。外の空気がこんなに新鮮で、...
  • 马颜男与动物园

    2014-09-15

    Tag:童话

        爸爸和妈妈开始吵架的时候,我正躲在餐具干燥器和冰箱间的缝隙里。

  • 馬顔男と動物園

    2014-09-15

    Tag:

    パパとママが喧嘩し始めた時は、私は確かに食器乾燥機と冷蔵庫の隙間にいただろう。隙間は薄暗く、冷蔵庫の巨大な陰は5歳の私を見事に隠してくれた。私は部屋の隅が特に気に入り、窮屈そうに体を小さくすればするほどいいことがあると思い込んでいた。

      寝室のカレンダーは今朝赤い一ページに捲った、だから今日はパパとママが動物園に連れて行ってくれる日だ。でも今二人はすっかりこの大事な約束を忘れてしまったようで、喧嘩ばかり夢中になっている。

      朝の光は...

  • 白昼夢(41*31.5)

    2013-06-20

    Tag:油画

  • 魔椅

    2010-12-10

    Tag:童话
          讲一个魔椅的故事怎么样?一坐上去就离不开的魔椅。

     

          但是魔法也有走神儿的时候,有一位小公主就趁这时候从魔椅上逃走了。

     

        “离开那椅子真好。外面的空气...







  • 我的画2

  • 我的画

  • 2007-03-08

    Tag:童话
        这个故事并不太长。

       
  • 小乌鸦

    2006-02-10

    Tag:童话

    你曾经看见过一个小乌鸦的钥匙扣儿没有?它浑身漆黑,除了喙和两只爪子是漂亮的金黄色。如果你看到它从黑夜的天空里飞过的话,一定只能见着一个大的出奇的喙和两只爪子,但是小乌鸦发誓它自出生以来从没有那样飞过——它很诚实,因为没有一个钥匙扣儿会从黑夜的天空里飞过。但是小乌鸦倒是很想那么做试试:“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得那么试试,毕竟我是一只乌鸦呀。”

    现在小乌鸦就挂在一家杂货店的钥匙扣儿专柜上了。所谓的专柜其实就是一根绳子,上面穿着各式各样的钥匙扣儿,有扎着粉红色丝带的洋娃娃、穿着高领毛衣的绵羊,还有一个其貌不扬的软树脂制成的老头子,只要你一按他的肚子,他的眼睛就会从眼眶里突出来把你吓一跳。小乌鸦已经挂在那儿很久了,还是没有人把它买回去。每次有人拿起它都会赞叹说:“多么有趣的钥匙扣儿啊!”但是等他们仔细端详完之后,准会又把它挂回到那一大堆钥匙扣儿当中去了:“真可惜,是个次品。”

    “一个次品!”软树脂制成的老头子第一个发言了,他自认为是所有钥匙扣儿当中年纪最大并且最有见识的了——这只不过是一种可能性而已。如果作钥匙扣儿的人愿意把他做成一个小婴儿,只要他们有这种心情的话!“这意味着它没有被做成人们想要的样子。”老头子说,“真可惜!”

    最后是穿高领毛衣的绵羊第一个发现了小乌鸦被当成次品的原因所在——“它的爪子被缝反了!”

    “真可惜!”所有的钥匙扣儿都为小乌鸦叹了口气。洋娃娃甚至还用她的粉红色丝带抹了抹眼角的泪珠,虽然它们并不存在。但是洋娃娃还是坚持这样做了,象一个真正的淑女一样。

    小乌鸦难过地看着自己的爪子,它们的确是被缝反了——六个指尖全都朝后长着。制作这道工序的工人也许当时打了个呵欠,而验货员又没有及时发现这个错误,可怜的小乌鸦,它现在把整个身体都缩到角落里去了,它想:“我是一个次品,因为我不是人们想要的那个样子。不会有人愿意把我买回去穿在钥匙上的。”

    小乌鸦就这样在角落里待了不知道多久, 直到有一天一个女孩子把它抓在手里。她的鬈发很美丽,她的眼睛又黑又亮,使人看了很愉快。她用柔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拿起小乌鸦仔细端详。她是多么可爱啊,小乌鸦不禁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它热切地望着小女孩:“请带我回去吧,我愿意作你最忠实的钥匙扣儿。”

    像是上帝听到了它灵魂深处的祈求似的,小女孩并没有发现它的爪子的秘密。她把小乌鸦从绳子上解了下来,带回了家。

    小乌鸦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世界——这是它第一次从杂货店里出来。“我是多么幸福啊!多么幸福啊!”小乌鸦想,“但是我却欺骗了她,当她发现我是个次品时,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我丢掉,因为我不是她想要的那个样子。”

    小女孩回到了家,她刚刚从母亲那里得到了一件可爱的礼物——一个棕色的小手袋,她要把小乌鸦挂在上面,因为她的年龄还不足以让她拥有一串钥匙。她把小乌鸦从口袋里取出来的时候,突然她的眼睛不动了。她直直地望着小乌鸦,小乌鸦也直直地望着她。“完了,她已经发现了,”小乌鸦伤心地想,“我欺骗了你,请你把我扔到垃圾桶里去吧。”它低下了头,像是在等死似的。

    可是它等了很久都没有被扔出去,它抬起头却发现小女孩脸上有一种惊奇的表情。“多么特别的一只乌鸦呀,”小女孩说,“它的爪子是向后长的!”她很高兴地把小乌鸦挂在了新手袋上。

    小乌鸦感到一种晕眩的快乐,“她认为我是一只特别的乌鸦!”它觉得自己仿佛获得了新的形体,变成了一只真正能够飞翔的鸟,“所以她把手袋挂在我身上,这可比看住一串钥匙重要的多呢!”

    小乌鸦现在感到无比的幸福,它喜欢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太阳光和鸟儿的叫声,不过它更喜欢小女孩,它的眼睛一忽而也没有离开过她。而且它那双向后长着的爪子总是紧紧地抓在手袋的抠袢上——替小女孩看住她心爱的礼物。 

    有一天早晨,小女孩带着她的新手袋出门了,小乌鸦挂在手袋上一颠一颠的,但是它一直抓得很牢。

    这时候有一个强盗正好走在小女孩后面,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那只漂亮的手袋,“这个手袋说不定能值好几个钱呢,”他盘算着,“而且那个女孩看起来那么小,一定很容易抢到手。”

    强盗这样想着,就突然冲到小女孩身后一把抓住了手袋——小乌鸦正好被他抓在了手里。

    这一抓可真是可怕万分,小乌鸦觉得自己塞满棉絮的五脏六肺都快被挤破了,但是它仍然没有忘记紧紧地抓着手袋。

    小女孩回头看到了强盗凶恶的表情,恐惧反而刺激她紧紧抓住了手袋没有放手,她大喊起来,“抓强盗!抓强盗!”

    强盗没有想到会这样,他变得更加凶恶了,大声地对小女孩喊着:“放手!快放手!”

    他多么大力地抓着小乌鸦的身体啊,小乌鸦觉得自己几乎要晕绝过去了。“我必须要放手,”它突然想到自己是被强盗抓在手里,“我不放开的话她心爱的手袋一定会被强盗抢走。”

    可是它是多么舍不得离开小女孩呀,但是情况那样紧急,不容它再多考虑。小乌鸦突然松开了紧紧抓在手袋上的爪子,它觉得一阵可怕的空虚,同时身体急速向后飞去。“永别了!”小乌鸦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                                                                                       

    强盗仰面摔了一跤,等他狼狈地站起来时,已经有路人往这边跑过来了。他只好抓了个钥匙扣儿飞速逃走了。

    小乌鸦被强盗抓在手里,它那被捏得变形的身体努力的,从那只大手的指缝里挤出一个小脑袋,它望着小女孩,她正在迅速远去。那个小小的身影,它永远再不会见到了。

    当强盗发现手里抓着小乌鸦的时候他已经跑出去老远了,他随手把它扔在了路边,“呸!一个不值钱的钥匙扣儿!”

    小乌鸦掉在路边的水沟里,浑身又湿又臭,谁也认不出它曾经是个钥匙扣儿。它被清洁员用长柄火钳夹起来扔进了垃圾箱,和其它垃圾一起被送进了焚烧炉。

    小乌鸦躺在那儿,一股热气向他扑来,它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轻捷的鸟升向天际。阳光柔和地、温暖地照着,它向天空举起了翅膀,像一只真正的乌鸦那样飞上了云端,在那上面发出了欢乐的叫声。

     

    “你见过这样一只小乌鸦没有?它的两只爪子都是向后长着。”仙女教母说,“如果你看到的黑夜的天空里有一个大的出奇的喙和两只爪子飞过,请给我的老朋友一声友爱的问候。

     

     

  • 北方来的逃犯

    2006-02-07

    Tag:童话

    我听说从北方来了一个逃犯,他的长相像天使一样漂亮苍白,但是他用自制手枪杀害了12个孩子。

    入冬以来不知已下了多少场雨了, 城市的路面湿淋淋的蒸腾着雾气,在霓虹之下反射着玻璃的色彩。我一直在凝视窗外闪闪烁烁的夜景,雨丝白茫茫地扫过,在窗口织起一副细密的网。我终于下决心出门了。我在门后找到了双厚底胶鞋,正适合在这样的雨天行走,因为我可能要走很远的路。

    我习惯性地穿过路边的店铺,平时这里总是挤满了人,他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干爽而且清脆。可是现在,这个地方显得阴暗而寂寞。莫非他们象我一样感觉到了北方逃犯异常的美丽与杀戮气息?我转过街脚走到了大路上,煤气灯在路边成行的立着,我看见雨潇潇地在昏黄的虚光中旋转然后飘落,水气沿着人行道向无穷远处弥漫,隐约中我听到一支弥撒曲在天空响起。谁在指引我,究竟谁在这无穷的空间中指引我?

    我最后一个小爱人是在1个多月前离去的。那是一个灰色地早晨,当月亮发白,云块变红的时候,她兴高采烈地说:“我听见天使在召唤我了,谁也不知道他要引导我到什么地方去,但是我要去寻找他了。”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象流星似的发着亮,却含有一丝死亡的气息。

    现在我也踏上了寻找之路。一片风声雨气之中,我毫无目的地,无休止地向前走,路途就像生命一样寂寞而冗长。我是在找我的小爱人呢?还是找她在寻找的天使?

    我是在城市中心的十字路口遇见北方逃犯的。我站在空荡荡的路中央考虑自己的去向时,北方逃犯从街角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他的长相象天使一样漂亮苍白,左手握着一把漆黑的手枪。

    “你见过我的小爱人吗?”我望着他天使的面庞,恍恍惚惚地说:“她有细嫩的手指和一双诚实的蓝眼睛。”

    “没有,我没见过她。”北方逃犯羞涩地回答我说,他美丽异常的黑眼睛隐隐地藏在丝一样的长睫毛后面。

    我们俩尴尬地僵在十字路口,周围一片死寂,城市的灯光在水气中蒸腾出一片光的海洋。突然我厌倦了这种僵持,我想要终止这种无休止无目的的寻找,终止这场可悲的历程。

    我说:“请把我一生的岁月拿去吧!请把我从我的牢笼中释放出来吧!用你自制的手枪!”

    北方逃犯抬起眼睛看着我,他用他暗夜的黑眼睛温柔而悲哀地看了我很久,最后他说:“我只能送好孩子去没有寒冷、没有忧愁的那块地方,让他们和上帝在一起。但你不是,你应该到处去流浪。”他说着就从我身边走了过去,像遗弃了一个揉皱的纸团。

    我绝望地望着他的背影喊:“可你是一个逃犯!”

    “我不是逃犯,我是一个真正的天使。”北方逃犯用他羞涩而平静的声音回答了我,然后,他消失在了街角。

    我孤零零地站在街中央看着他的背影消失,隐约中我又听到了那支若有若无的弥撒曲在空中回响。

     

    “这一切是我亲眼看见过的事情,在暴风城堡中,在我们这个时代,在伟大的、奇异的、童话的时代里看见过的事情。”仙女教母抱着迷迷糊糊的汤教子说。

  • 一粒种子

    2006-01-30

    Tag:童话

    篱笆前的空地上不知从哪儿飞来一粒种子,深棕色的坚硬外壳,尾部长着一片薄薄的翅膀。

    “这颗真是个滑稽的种子。”别的植物都不认识它。

    “这一定是路边长的植物,”鼠耳草和蓟说,并且还发出了一声冷笑,“你看它晒的有多黑。”

    冬天来了,雪把种子覆盖了,植物们在雪底下积蓄能量。等到春天的时候,所有的植物都从梦中苏醒过来,伸着懒腰互相致意。它们发现那颗种子也发出了嫩芽,茎又细又嫩,像一颗泛着绿色光芒的小星星。

    “它一定是一种苔藓的变种。”苔藓们把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有多了个吸水份的,好像我们人数还不够多似的。”

    但是那棵植物并不理会对它的猜疑,它只是不停地在生长,很快就有2英寸高了。

    “这一定是一种稀奇的植物,”高大的牛蒡说,“打他还是粒种子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们看见那片翅膀了吗,它一定是从湖对面的草原上飞过来的。”“嘿,我说牧草伙计,”牛蒡对那棵新来的植物说:“我倒是不介意先和后辈打招呼的,瞧你那柔弱样儿,要是没有我的大叶子遮着你早就被人踩死啦,你可真够运气的。”

    新来的植物并没有对牛蒡的垂青感恩戴德,它还在向上生长,很快就赶上蓟草了。

    “你想长到什么地方去呀!”叶子上长满刺的蓟说,“年轻人,凡事要量力而行,没有一棵蓟草像你那么疯长的,我们可不会来扶持你啊!”“而且,我看你根本就称不上是一棵蓟草,”蓟晃了晃叶子继续说,“你的叶子上连一根刺也长不出来。”

    年轻的植物在继续长高。

    “看它有多傲慢!”“真是岂有此理!”苔藓们凑在一起指指点点。

    “好啦,好啦,”少年老成的蒲公英看出场面有些火药味,出来打圆场,“你们也别太难为它啦,年轻人不懂事很正常嘛。”“不过你也是有点太冷漠啦,”蒲公英转向那棵不停在长高的植物,现在它必须采取仰视的姿势才能跟那棵植物讲话了,这让它很不舒服,但是它还是表现的非常大度地说,“我就先不说我自己啦,这里所有的植物都是有识之士,你看看篱笆前这篇那么大片绿地都是它们创造的。尤其是牛蒡,它可是名门之后,你知道他的曾祖父可是从河对岸的草原上移民来的,它曾在一只麻雀肚子里呆了一整天没有被消化掉,你永远都没有机会体验那种考验的,我的孩子。但是你看看牛蒡,它永远都是那么谦逊待人,”蒲公英说着一边向牛蒡鞠躬致意,“永远你难道不应该对这样伟大的人格表示敬意吗?

    它说的太好啦,苔藓们眼睛里都湿漉漉的。

    鼠耳草和蓟都向牛蒡生出叶片想要拥抱这位出身显赫而又保持谦逊的伟人,可是怕叶片上的刺会刺到到牛蒡,只好远远地用敬意的目光示意希望听到它的演讲。

    牛蒡清了清嗓子说:“我倒是不介意多教年轻人一些东西,其他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天哪,它的人格多么谦逊而伟大呀!”苔藓们互相掺扶着留下了眼泪。

    可是我们那位年轻的朋友,它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只管自己一个劲儿的长高。

    “算了,它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小坏蛋!”植物们都说,“也许它根本是个傻子,当那么多理智的有识之士在告诫它人生哲理时,它甚至都没有感谢上帝。”

    篱笆前的空地上恢复了平静,没有谁在对那棵新来的植物感兴趣,因为他们认定它就是个抬不起的阿斗。

    新来的植物还在继续长,夏天过去秋天来了,现在它的高度已经完全离开了空地上其他植物的视线了。不过它们也没再关注过它,一般来说,它们不关心在自己视线之外的东西。

    这时候有一个植物学家经过这里,他对这棵植物看了一眼,“这是一棵雪松呀,”他惊喜的说,“看来过六七年这里就会有一片松林了。”

     

    “如果你生来就是一棵树,那就只管长你的吧。”仙女教母讲完了故事后对汤教子说,“因为你完全没有必要说服每一棵草相信这一点。”

    然后她就发现她的教子早已蜷成一团呼呼大睡了,“看样子你很明白自己作为一只猫该做些什么了。”

    于是仙女教母拿起魔法棒把这个故事也编进了毛衣。

     

  • 汤汤在两个月生日的时候遇见了他的仙女教母, “我可不能许诺给你一位世界上最美丽的猫姑娘做新娘,因为你迟早有一天都是要变成公公的——那是为你的健康着想。”汤汤记得仙女教母说过,“不过我倒是可以经常讲故事给你听,虽然我只有两千两百八十岁,你知道这在仙女当中可是非常年轻的,但是我看过的事儿可一点不少。”

    仙女教母在暴风城堡里已经住了两千两百八十年了,风每时每刻都在城堡里狂暴得吹,以至于她得了长期的慢性偏头痛,“啊,请让我安静会儿吧。”每次头痛病犯了的时候她都抱怨着要离开暴风城堡,“我真要搬家了。”

    狂风刮来了各种粗暴的、冷酷的、哀伤的故事,也带来愉快的、美好的、平和的故事。狂风从烟囱和壁炉口把故事吹进城堡,又像驱赶云块一样把故事吹散。心情好的时候,仙女教母会坐在长茎藤蔓缠绕的桃花心木窗栏前看着那些故事呼啸而过,用魔法棒给汤教子织一件毛衣——穿上后能获得猫类智慧的魔法毛衣。

    仙女教母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在偏头痛发作得特别厉害时她就会变成恶魔,而且当仙女教母变成恶魔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曾经不是恶魔的事实,她会做很多坏事然后说:“没有人知道我是其实一个恶魔教母,总有一天我会把汤汤变成恶猫汤咪,然后把这个叫人心烦的世界灭掉!”

    但是仙女教母恢复意识后总是很后悔自己做的坏事,所以从她还是很小很小的仙女的时候,她就开始收集散落在暴风城堡角落里的各种故事,施以魔水和密法,研制头痛病的药方。仙女教母在施魔水和密法上相当在行,但是暴风城堡里的风实在是太历害了,而且从来没有要停息的意思。所以直到今天仙女教母还是住在她的暴风城堡里研制药方、犯头痛病,当然也没忘记给汤教子织毛衣和讲故事。